木兮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烟雨红尘小说网www.cemetery-solution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此后,神明每次出现在这里,鲛人幼崽都会过来,如果躺在他怀抱里就会给酬劳,任何他珍藏或收集来的酬劳。

但是反过来,如果当天没有收获,鲛人幼崽就会躺在一旁,不会跑进他怀里。

为了神明舒服的怀抱,鲛人幼崽已经将财产挥霍一空,他必须努力挣钱,因为他是有原则的崽,绝不平白占便宜。

久而久之,神明分了一丝注意力在鲛人幼崽的身上。

有一天,鲛人幼崽没有来,神明就出现在他的巢穴里,见到了受伤的幼崽。

破旧的巢穴里堆满了各种奇怪的财宝,银饰里出现一颗珍珠,那是幼崽昨天从海城领域边缘地带捡来的,因此受伤。

鲛尾出现一道深深的伤痕,两边的鳞片要掉不掉,稀稀落落,既丑陋又可怜。

那样可怕的伤痕,即便是成年鲛人都会因此死亡,所以就算幼崽具有强悍的自愈能力,此刻还是危在旦夕。

神明居高临下俯视幼崽,金黄色的眼瞳倒映那小小的、犹如蝼蚁似的躯体,冷漠、残酷,毫无感情和动容。

他是神明,是高维度物种,经历了几个纪元,看过无数物种起源和灭绝。

他不会因一个小小的低维度物种而动容。

本该不会。

但是鲛人幼崽迷迷糊糊中醒来,抓着珍珠送到了神明的面前。

是报酬。

物种意识里等价交换的报酬。

神明尊重物种的等价交换,哪怕他是低维度物种。

你想要什么?

神明第一次开口,慈悲而冰冷。

鲛人幼崽蹒跚着摔倒在他的腿上,努力的想往上爬,但是爬不动。

摔倒,爬起。爬起,摔倒。

不知疲倦,执着又固执,是奇怪的物种。

最后一次摔倒,他爬不起来了,没力气,伤口裂开,鲜血流出来。

神明终于弯腰,抱起了幼崽。

幼崽在他怀里寻找舒服的位置,打起了小呼噜。

这是幼崽坚持不懈努力了很久才换来神明的靠近,而他睡着了。

海水湛蓝,阳光微暖,鱼群像云层,温柔而明亮。

铃声微响,逐渐远去,步入遥远亘古的时光里,继续向前走,走得越来越远。

徐琮璋醒来,怀里是温热而熟悉的身体,于是裹得更紧。

宋卿呓语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病娇师姐装呆套路我,人麻了!

病娇师姐装呆套路我,人麻了!

爱吃肉的羊驼
赵牧穿越到某本奇葩小说之中,成了玄天道宗的一个炮灰小师弟。 他穿越时,恰逢大女主夏若曦十八岁生辰,原身正在挑选贺礼,想从一众狂蜂浪蝶中杀出重围,抱得美人归。 接受记忆的赵牧吓了一跳。 “啥?追求大女主夏若曦,疯了吧!” 正常的大女主,胸怀天下,可这个夏若曦却是胸怀天下男人。 那奇葩的大结局,赵牧记忆犹新,因为是在被恶心够呛。 “不好意思,我对绿色过敏!” 赵牧果断选择大魔头师姐。 呆萌漂亮又听话,
玄幻 连载 74万字
零克的创世之光

零克的创世之光

何金珂
“当我的妈妈吧,女人!”被囚禁在浮空山寨中的江半蓝,对涉世未深的修仙女人说道。 “江半蓝是我的另一个灵魂。”江目灵如此解释道。 “天命演算,你不是应该出现在诛仙教魔女的身边吗?”飞行器的残骸中,安兮未对江目灵问道。 “我推荐你成为神机师,去探寻修仙界的残酷案件。”有人对江半蓝和江目灵说道。 此时,被称作铃铛人的未来人,已经侵入了1034年的风奚之国。 未来都市与修仙大陆案件频发,混沌的新世界。 一
玄幻 连载 78万字
长得像肖赞龙傲天光环对我失效

长得像肖赞龙傲天光环对我失效

玉米扒舞
无CP、不种马、有小伙伴陪伴专心修仙,友情多一点,互相成长。金手指除了长得帅,就没了。主角尊重女性,想看种马文别点。
玄幻 连载 58万字
我穿成了小说反派高富帅

我穿成了小说反派高富帅

江湖喵
关于我穿成了小说反派高富帅:重生成了一名超级高富帅,沈英年准备美滋滋的享受枯燥乏味的败家生活。奋斗?不存在的!当一个躺平的高富帅不香吗?等等,这个高富帅的身份似乎不对劲,居然是小说世界的反派公子哥!还是注定给主角送人头的炮灰!开局第一章,面对绑架到床上的小说女主角,沈英年决定当一个不墨迹的反派……
玄幻 连载 4万字
猜鸡巴游戏

猜鸡巴游戏

Capricandy
平凡上班族的我,某一天突然收到了高中时,女神级别的班花所发的简讯:「还记得我吗?我想跟你约时间见面玩个游戏……『猜鸡巴游戏』……」
玄幻 连载 9万字
战舰少女R18G秀色 舰娘食谱养成日志

战舰少女R18G秀色 舰娘食谱养成日志

春风丨秋雨
在六一儿童节的那一天,似乎是有一个小女孩加入了镇守府,据她所说,自己是提尔比茨号,小小提尔比茨吗?真是奇怪,明明已经有了一只大提尔比茨了,再来一只小的,着实让她这个做姐姐的十分头疼啊。如此想到,俾斯麦站在港区的沙滩上任凭海浪舔舐着她的脚踝,清新的海风拂动着她银白色的短发,但却无法抚平俾斯麦此时有些纷扰的内心但是为什么,自那一天之后,自己就再也没见过她了呢?幻萌历二年六月一日,也就是一周前「您好,长
玄幻 连载 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