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木舟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烟雨红尘小说网www.cemetery-solution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宗启颢笑。

他就知道会这样,祝斯宁一向不爱动,昨天跑了那么久,今天肯定酸软得动不了。

不折腾你,宗启颢压低声音,含住祝斯宁的耳垂,叫哥。

祝斯宁:叫不出口。

过了好一会,宗启颢才起身,边穿衣服边说:还是先别回椒房殿了,缓了再去。

祝斯宁眼角发红,瘫在床上完全不想动:就一只猫而已,你至于么。

可以养着它,不许再有下次。这是宗启颢最大的容忍了。

祝斯宁努力在床上翻了个身坐起:不行,我要回去,昨天我和猫闹了一通,给徐淑妃她们添了好多麻烦要跟她道歉,还有账本要看,事好多的

宗启颢挑眉:你现在就要去?自己可以?

不行。祝斯宁重新倒在床上,陛下背我。

他现在每走一步都要颤抖不停,太难受了。

等下午可以吗?宗启颢还有点事要处理,中午我就回来了。

祝斯宁没意见。

反正他一向是下午才开始正式活动,早上再多歇会儿就是。

中午宗启颢果然按时回来,和祝斯宁用过中饭,在午睡后才带了人一起回椒房殿。

野猫宫人同样被送到椒房殿,它是只褐色花猫,现在吃饱喝足,精神得很。

在殿内优雅地迈着步闲逛。

小猫,我变回来了,祝斯宁摸了摸它背上的毛,以后你就在这里住下,不会饿肚子了。

喵。

花猫舔了舔爪子,没搭理祝斯宁。

它怎么不理我了,是饿了吗?祝斯宁没养过宠物,有些忐忑。

宗启颢瞟了眼花猫,若有所思:可能就是不饿才不理你。

这野猫看着比祝斯宁还机灵,搞不好是祝斯宁昨天犯蠢被它瞧低了。

这样吗?祝斯宁弄不明白,有点失落,昨天这猫对他还挺好的,没想到这么傲娇。

一会冷一会热的。

都是系统的错!

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这个系统名是正直皇后系统?

老子一个弯男,正直?

呵。

宗启颢问:昨天你不是说,还有三颗药吗?放哪儿了?

放床头柜了,就一个小瓶子。

宗启颢回头看他一眼,旁边的宫人见不得祝斯宁失落,拿来一些小零食给祝斯宁逗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病娇师姐装呆套路我,人麻了!

病娇师姐装呆套路我,人麻了!

爱吃肉的羊驼
赵牧穿越到某本奇葩小说之中,成了玄天道宗的一个炮灰小师弟。 他穿越时,恰逢大女主夏若曦十八岁生辰,原身正在挑选贺礼,想从一众狂蜂浪蝶中杀出重围,抱得美人归。 接受记忆的赵牧吓了一跳。 “啥?追求大女主夏若曦,疯了吧!” 正常的大女主,胸怀天下,可这个夏若曦却是胸怀天下男人。 那奇葩的大结局,赵牧记忆犹新,因为是在被恶心够呛。 “不好意思,我对绿色过敏!” 赵牧果断选择大魔头师姐。 呆萌漂亮又听话,
玄幻 连载 74万字
零克的创世之光

零克的创世之光

何金珂
“当我的妈妈吧,女人!”被囚禁在浮空山寨中的江半蓝,对涉世未深的修仙女人说道。 “江半蓝是我的另一个灵魂。”江目灵如此解释道。 “天命演算,你不是应该出现在诛仙教魔女的身边吗?”飞行器的残骸中,安兮未对江目灵问道。 “我推荐你成为神机师,去探寻修仙界的残酷案件。”有人对江半蓝和江目灵说道。 此时,被称作铃铛人的未来人,已经侵入了1034年的风奚之国。 未来都市与修仙大陆案件频发,混沌的新世界。 一
玄幻 连载 78万字
长得像肖赞龙傲天光环对我失效

长得像肖赞龙傲天光环对我失效

玉米扒舞
无CP、不种马、有小伙伴陪伴专心修仙,友情多一点,互相成长。金手指除了长得帅,就没了。主角尊重女性,想看种马文别点。
玄幻 连载 58万字
我穿成了小说反派高富帅

我穿成了小说反派高富帅

江湖喵
关于我穿成了小说反派高富帅:重生成了一名超级高富帅,沈英年准备美滋滋的享受枯燥乏味的败家生活。奋斗?不存在的!当一个躺平的高富帅不香吗?等等,这个高富帅的身份似乎不对劲,居然是小说世界的反派公子哥!还是注定给主角送人头的炮灰!开局第一章,面对绑架到床上的小说女主角,沈英年决定当一个不墨迹的反派……
玄幻 连载 4万字
猜鸡巴游戏

猜鸡巴游戏

Capricandy
平凡上班族的我,某一天突然收到了高中时,女神级别的班花所发的简讯:「还记得我吗?我想跟你约时间见面玩个游戏……『猜鸡巴游戏』……」
玄幻 连载 9万字
战舰少女R18G秀色 舰娘食谱养成日志

战舰少女R18G秀色 舰娘食谱养成日志

春风丨秋雨
在六一儿童节的那一天,似乎是有一个小女孩加入了镇守府,据她所说,自己是提尔比茨号,小小提尔比茨吗?真是奇怪,明明已经有了一只大提尔比茨了,再来一只小的,着实让她这个做姐姐的十分头疼啊。如此想到,俾斯麦站在港区的沙滩上任凭海浪舔舐着她的脚踝,清新的海风拂动着她银白色的短发,但却无法抚平俾斯麦此时有些纷扰的内心但是为什么,自那一天之后,自己就再也没见过她了呢?幻萌历二年六月一日,也就是一周前「您好,长
玄幻 连载 6万字